电影海报

Pgµç×ÓÓÎÏ·appÏÂÔØ

电影类型:玄幻

电影年代:1998年

资源:DTS-HD Master Audio

导演:狄龙,汪禹,余安安,罗烈,王龙威

电影的剧情:第二百四十一章 神界之门

在线播放

Pgµç×ÓÓÎÏ·appÏÂÔØ剧情介绍

颛孙荒原一世横行,这回可算碰到了硬茬子,被困在光蝶造出的光幕之中,只要一沾到光屑,就如同被电击一样,浑身发麻,使不出力气来。 而光屑慢慢的缩小着范围,一旦全都沾在身上,只怕以颛孙荒原的能力,也不得不束手就擒。 许知行也不轻松,要控制光蝶,需要大量的灵能,尤其是颛孙荒原的反噬也很强,只要他略一松懈,就有可能被颛孙荒原脱困而出,那可就糟糕了。 两人这么僵持着,墨霖本还在犹豫着,耳中忽然听到一声娇吒。 “是芊芊!”墨霖一惊,他顾不得刚刚苏醒过来,身体还处在极度的疲劳之中,猛地跃了起来。 发出娇吒的正是洛芊芊,方才三女在棚屋外面袭击许知行,可被他轻描淡写的就挡下来,令狐紫和洛芊芊都被食人花的叶片给缠住,月瑶的手臂软在身体一侧,根本抬不起来,刚想去帮洛芊芊,却被食人花脚下探出一根藤来,把她的双腿都给缚住,动弹不得。 三人挣扎着想要去救墨霖,却见到颛孙荒原突然出手,本来心中稍安,颛孙荒原却立刻就陷入了苦战之中,还被光蝶给困住,看起来凶多吉少。 洛芊芊奋力挣扎,可食人花的叶片越缠越紧,而且还分泌出不少的粘液,一沾到皮肤上,就如同火烧一般的疼痛。 相比起洛芊芊,令狐紫更惨,她的双手双脚都被缠住,一动都无法动,情急之下,令狐紫一张口咬在叶片上,却被叶片边缘如同锯子一般的尖刺给扎破了嘴,顿时满嘴流血。 看到令狐紫的样子,洛芊芊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惊魂,奋力的去撕扯叶片,双手都被上面的粘液烧伤,疼痛不已,却还是不肯放手。 月瑶也拼命的去拉扯脚上的藤蔓,想要站起来,三女心知,若是无法挣脱,墨霖只怕就危险了。 墨霖不知道她们的情况如何,听到洛芊芊的惊叫,以为她们出了危险,便一跃而起。 出现在他眼前的有光怪陆离的光蝶和惊愕望向他的两大强者。不过在墨霖的眼中,他们都不存在一般,他眼中只有三个心爱的女子。 “芊芊!”墨霖飞身而起,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力量支撑着他的身体,让他跃过光蝶,直奔三女而去。 “哪里走!”许知行见墨霖突然跳起来,不禁一惊,不过瞬间之内,他已经想好了对应的方法,手指一弹,一粒“藤蔓牢笼”的种子已经弹射而出,正好打在墨霖的鞋底。 种子爆开,立刻伸展出无数的藤蔓来,化作一个巨大的牢笼,将墨霖牢牢的困在其中。 墨霖挥手要去将藤蔓扯开,手掌一抓上去,就觉得剧痛钻心。他把手一收,剧痛再度袭来,整只手掌都变得血淋淋的。 墨霖仔细一看,原来藤蔓上丛生着倒刺,他这么一抓,倒刺都刺进手掌之中,他再一收手,倒刺把手掌上的皮肉都给撕扯了下去。 如果是在以往,这些倒刺会被身体外层覆盖的妖力给震断,根本不会伤害到墨霖的皮肉。可现在不同,他重伤之后,身体正在虚弱之中,妖力和灵能都降低到一个很弱的水准,没有了妖力护体,当然会被倒刺所伤。 不过墨霖却没在乎,他提起体内积存的一点力量,奋力的再度抓住藤蔓,使劲的撕扯着。藤蔓上的倒刺把他的手割的鲜血直流,不过片刻就血肉模糊,看上去不像是一双手了。 可墨霖却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因为他看到洛芊芊和令狐紫陷入比他更危险的境地,两女也都受伤了,而看她们的样子,应该是为了保护自己才会落进危险之中。 “我会保护你们的,我不会让你们受委屈的。”墨霖想到他的承诺,心中一股烈焰燃烧起来,他只觉得手掌上流出来的血都是热的,都充满了他的爱和恨。 “许知行,放我出去,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墨霖虽然急,可却无奈,因为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的确无法突破藤蔓牢笼。 许知行额头冒汗,因为一见墨霖苏醒过来,颛孙荒原的反噬明显增强了许多,让他有点疲于招架。光蝶是个双刃剑,用好了能困住任何对手,可一旦碰到超过自己实力许多的强者,那反过来也可能是让许知行迅速崩溃的杀手锏。 听到墨霖的叫喊,他也知道若是再逼迫的话,搞不好真的会结下什么仇怨,而他的本意并不想赶尽杀绝。 “墨霖,你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放开你们。”许知行大口喘着粗气道。 “什么问题?”墨霖回首问道,他脱离不了牢笼,而所有人都被许知行给控制住,如今他只能接受许知行的条件。 “屠龙匕在哪里?”许知行喝道。 墨霖一愣,顿时想起当日农家大举进攻百兵城,为的就是屠龙匕。可后来屠龙匕被兵家的长老鲁平带走,最后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朱评漫的手中,这件事对墨霖来说也一直是个谜团。 “我只想知道,最近的地震和你,和屠龙匕有没有关系?”许知行又问道。 墨霖这回变得惊讶起来,他不知许知行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也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回答我!”许知行咬牙切齿的道。 “屠龙匕在我爷爷朱评漫那里……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墨霖喃喃的道。 “我就知道……那地震和你们是否有关系?” 墨霖只能点点头,地震的事情由赤龙珠引起来,而赤龙珠是他们从地下挖掘出来的,若说和他们无关,那就是逃避责任了。 “我就知道……你上当了!”许知行冷哼一声,双手一撤,光蝶的翅膀连连扇动,那些即将把颛孙荒原淹没的光屑忽然间不见了。 颛孙荒原的身体已经蜷缩起来,忽然没了压力,不禁一怔,他挺直了身躯,看着收手的许知行,不知是否要反击。 困住三女的食人花也都松开了叶片,慢慢的缩进了土中,除了三女身上的伤痕和血迹,还有地面上的土洞,几乎看不出它们存在过的痕迹。 至于困住墨霖的牢笼,也一下子散开,那些藤蔓一落地就开始枯萎,很快就缩成一小团,就好像秋天落在地上的松塔。 “你这是?”墨霖没想到许知行真的将他们都放开,方才还是死战的对手,转眼就放弃了优势,实在让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许知行叹了口气:“你我都陷入了局中,被人当作棋子还不知道呢。如果不是前几天那一场雨,只怕再有三个月,赤县神州就会成为一片焦土。” “你怎么知道?”墨霖这回真的被许知行震惊了。 “别忘记我是农家家主,这赤县神州若说有人能够知晓这片土地的状况,非我莫属了。”许知行不无骄傲的道,不过他的脸色很快就沉了下来,问出让墨霖更加震惊的问题来。 “兵家的人带着屠龙匕交给朱评漫,一向看守很严,应该是七大世家看防重地的地下龙宫能任由你进去,你真当大家都是傻瓜吗?”许知行问。 “你的意思是?”墨霖心中一动,也觉得那些事情未免太过顺利了。 “孙起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就知道你和朱评漫的关系。他把屠龙匕送去给朱评漫,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引你们去挖掘赤龙珠。而申宏之所以放宽看守,让你们顺利的得到赤龙珠,就是算准你们一定会闹出大乱子的。”许知行道。 “你是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孙起和申宏的算计之中?”墨霖不相信许知行的话,如果真如他所说,那这两个人怎么会穷凶极恶的追杀自己?申宏怎么会被偷袭打断了双腿。 “有些小处他们大概算不到,可大的方向他们一定想到了。”许知行道,“当日我派人去讨要屠龙匕,就是听说孙起和申宏有所图谋,不过还是晚了一步,被鲁平带着屠龙匕离开。 “那之后我一直都在寻找屠龙匕的下落,而赤龙珠的失踪,更让我确定,这一定是兵家和法家联手搞出来的。但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存的什么心。” “后来以大沼泽为震源的地震发生,我就了解了他们的想法。这两个疯子,他们是要借赤龙珠,打开神界的通道!”许知行愤愤的道。 “打开神界的通道,这是怎么回事?”许知行的话把一个又一个秘密抛出来,不但墨霖愣住了,三女和颛孙荒原也都呆了。 “你有所不知,在十五年前的七大世家家主会议上,孙起和申宏就曾经说在酆都城的北方,有一处沙丘,沙丘中有一扇古怪的光门,他们认为那就是当年拓跋玉开启的通往神界之门。只不过拓跋玉还没等成功打开神界之门就被七大世家的家主联手狙杀。” 许知行说的事墨霖完全不知,听起来耸人听闻,可看他的表情十分严肃,想必不是胡说八道。 “神界之门又和赤龙珠有什么关系?”墨霖忍不住的问道。 “当然有关系,当初孙起和申宏就想利用赤龙珠的力量打开神界之门,却遭到另外五家的反对。他们当时是放弃了,可我太清楚这两个人的性格了,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暗中的监视他们。” “他们两个这十几年来一直没有放松对神界之门的研究,自从屠龙匕到了兵家之后,就更是来往频繁。我觉得其中有什么蹊跷,就坚持要兵家按期交割屠龙匕,没想到还是被他们抢先一步,把屠龙匕送走,然后引得你和朱评漫去拿赤龙珠。” “可是,他们到底要怎么才能利用赤龙珠打开神界之门?”墨霖还是不明白。 “很简单,赤龙珠爆炸时候的威力,能够和神界的力量波动一致。按照孙起和申宏的说法,一旦门两侧拥有同样的波动,神界之门就会开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就能通过神界之门进入神界。”许知行道。 “原来如此,可他们难道不知道赤龙珠爆炸会毁掉这个大陆?”墨霖惊讶的道。 “只要他们能够进入神界,怎么还会管其他人的死活。”许知行冷笑道。 听了许知行的话,再联想到从百兵城之后的一步一步,墨霖不禁冷汗直冒。如果许知行说的都是真的,那他等于在不知不觉之间,成为了孙起和申宏的棋子,把这片土地和上面的子民一步步的送向深不可测的地狱。 他的脑海中正翻腾着种种的想法,心中也是猜疑和懊悔并存,山坡下一道电光席卷而来,接着就是一声暴喝。 “墨霖,还我儿子的命来!”

参茸一进肚子,立刻融化掉,变成一股暖流,很快就流到背上,在伤口附近蠕动着。 墨霖只觉得伤口处的皮肉一阵的麻痒,心知一定是伤口在愈合着。他不敢怠慢,盘腿坐下,平心静气,进入了入定的境界,帮助药力发挥作用。 “许知行,你这老家伙怎么来了。”小白此刻才出现在山丘上,他方才被破茧的种子给缠住,打的焦头烂额,直到方才许知行收回对了种子,这才脱身,担忧着墨霖的安危,立刻赶了回来。 再一眼看到颛孙荒原,小白就愣住了:“你这邋遢老头,竟然还没死。” 颛孙荒原两只豹眼一瞪:“你个三尾小猫咪,不怕我扒了你的皮垫屁股吗?” 他们多年不见,早年更是敌人,一见面就剑拔弩张。不过月瑶忙把小白拉到一旁,把方才的事情一说,小白这才明白过来。 “我说许知行,你手头还有什么灵药没有?”小白一脸的谄笑,凑到许知行的身旁道。 许知行一见小白的样子,就知道他的伤也不轻。如今双方已经不是死敌,反而成了暂时的同盟,他也不好小气,便又取出一颗种子道:“参茸没有了,这里有一颗萍荚,你吃了吧。” “萍荚也好。”小白眼睛一亮,知道这萍荚虽然不如参茸药效神奇,可也是不可多得的灵药。 他囫囵一口把萍荚吞掉,也闭上眼睛,开始慢慢的疗起伤来。而许知行又取出几颗种子,让洛芊芊磨成药膏,给众人的伤口抹上,片刻就会见效。 洛芊芊将种子都磨碎,里面流出粘液来,和种子的碎屑混合在一起,再一研磨就成了黑糊糊的药膏。药膏很是清凉,三女涂抹在伤口处,果然见伤口迅速的愈合,效果非常的奇妙。 她们忙把药膏又送给黄泉和白鲨,再给一些受伤的妖兽们涂抹上,一时皆大欢喜。 到了日落时分,墨霖和小白相继从入定中醒过来,两人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可也已经恢复的八九不离十了。 “你们的身体还有些虚弱,不过再休息两三天就会完全恢复。我就不再多耽搁,这就去北方观察神界之门。你重任在肩,一路小心啊。”许知行对墨霖道。 “许家主也请小心,孙起和申宏都是老奸巨猾之人,说不定有什么阴谋。还有要特别小心杨离,他的力量诡异莫测,只怕……”墨霖有些担心的道。 “放心吧。”许知行微微一笑,“我会小心的。咱们就此别过。” 他说着,踏上妖兽们准备好的小船,颛孙荒原也登上船,两人挥手和墨霖作别,很快就一夜扁舟消失在远方。 “我们也该走了。”等二人的身影远去,墨霖也道。 “我早已经准备好了一艘船,水手都是最好的妖兽。”白鲨道。 一艘大船停泊在船坞里,上面配备了二十个水手。墨霖也不推辞,带上小白和三女,登上了船。 随着风帆扯起,在风的带动下,大船缓缓开动,直奔深海而去。这一回的目的地是荒漠狼州,那里是土龙珠的故乡。 △△△ 遥远的酆都城之北,是赤县神州大陆人烟罕至的地方,这里不但寒冷逼人,而且千里之内都是漫漫黄沙。 如果有人误入沙漠之中,将会经受白日里能把人浑身水分烤干的高温,还要忍受夜晚能够把人身上血液都冻僵的寒冷,更要忍耐饥饿的干渴,在数千里没有任何食物和水源补给的路途中挣扎求存。 这样的一片不毛之地,一直被当地的人称为死地。数百年来,没有人敢于踏足,胆子大,想要去冒险看看沙漠对面有什么的人,都化为了黄沙之间的一具具白骨。 不过,数百年来的禁忌,似乎在此刻被打破,两个人影正在沙漠之中闲庭信步一般的游荡着。 其中一个的腿齐膝而断,换成了精铁打造的假肢。而另外一个背上则背着一条血红色的长枪。 这两个不是旁人,正是兵家的家主孙起和法家的家主申宏。 “我这几天眼皮一个劲的跳,不知会不会出什么纰漏。”申宏有些担忧的道,他的假肢在沙漠上走过,留下一个个深深的足印。 “有什么可担心的,一切都在我们的计划之中。除了你这两条腿。”孙起道,他脸上的狂狷傲气已经当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目光中的深沉和狡诈。 “也亏的你当日能借墨霖的身份想出这样的办法,让他把赤龙珠给搞出去,不然我们两个只怕真的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悄悄的行事。”申宏笑道,“现在有他做替罪羊,想必没有人会想到一切都是我们计划的。” 孙起却摇摇头:“也不见得,七大世家的家主哪个是好糊弄的,别的不说,就说那闲云野鹤一般的卢越人,不知现在躲在哪里。他就算忽然出现在咱们的面前我都不吃惊。” “还有那能知前后五百年的邹鸿,幸亏死了,不然只怕又会多嘴。还有那个许知行,最是狡猾,我怕他从屠龙匕上看出什么端倪来。”孙起有点担忧的道。 “许知行吗,他许久不曾露面了,倒也不必在乎。”申宏不屑的道。 “不能小看他。”孙起却有不同的意见,他正说着,忽然停下脚步,疑惑的望向远方。 申宏也停下来,脸色阴晴不定。 “你感觉到了吗,似乎神界之门有什么异常。”孙起问。 申宏点了点头,脸色越发越沉。 “走,去看看!”孙起腾空而起,如同一只大鸟,龙血神枪也刷的亮出来,被他踩在脚下,如同一道红色的闪电,直奔远方而去。 申宏也飞腾在空中,身形电闪,跟随在孙起的身后,也御空而去。 两人速度奇快,不过片刻就飞越了漫长的沙漠,一个巨大的沙丘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在沙丘的顶端,有一个若隐若现的淡蓝色的圆形光环,那正是两人之前发现的神界之门。 当年拓跋玉灰飞烟灭之后,留下一些关于神界蛛丝马迹的消息,孙起和申宏行走江湖的时候,发现了神界之门的踪迹,终于在大沙漠之中寻找到。从那之后,他们做的每件事情都是为了打通神界之门,去那个奇妙的世界中享受永生不死的生活。 来到神界之门前,两人站定了身形,都惊讶的看到,本来如同一面平坦镜面的门上竟然出现了一道小小的裂缝。 从裂缝之中,似乎能感觉到另外一个世界的气息,带着深邃惊悚的味道,让人心生寒意。 “这是什么感觉……”申宏不禁打个冷战。 孙起还未等答话,耳旁一阵轻风掠过,死亡的气息临近,让孙起悚然惊起,龙血神枪扫荡而出,荡起一团龙血精光,将自己护在其中。 与此同时,申宏也察觉到了有人偷袭,他手中的夜如昼术猛然爆开,同时金鼎术也将身体保护起来。 可惜两人反应的快,却不如偷袭那人的出手快,一只手从龙血神枪兜起来的血雾之中插进去,在孙起的胸口轻轻一按。孙起前胸顿时瘪了下去,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人若断线的风筝,重重的摔了出去。 申宏也是一样的待遇,金鼎术的强悍防御就如同豆腐一样,被那人一掌给切开,在他的小腹上按了一下。 申宏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好像要把心肺都呕出去,浑身软绵绵的失去了力量,直接软倒下来。 两人瘫倒在地,只见一个人出现在面前,金发碧眼,相貌年轻俊朗,微笑之中带着一股子邪气。 “你是什么人?”申宏挣扎着问。 “哈哈哈哈!”那人狂笑起来,“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黑尔莫斯。” “你是从神界来的?”孙起勉强抬起头来,口鼻之中都往外冒出血来。 “不错,多亏了你们这个世界的力量波动,我才能突破神界之门,来到这里。俯瞰众生的感觉,真是很不错啊。”黑尔莫斯狂笑起来。 孙起抹去嘴唇的血迹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也没什么,只是想和这个世界的强者玩一玩。我听说这个赤县神州有什么七大世家,那些家主都很厉害,不过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黑尔莫斯语气嘲讽的道。 孙起和申宏怒不可遏,可他们知道眼前这个黑尔莫斯实在太强大的,绝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两人目光一交流,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恐惧来。 本想打开神界之门,进入那让人梦寐以求的地方,可没想到神界之门还没打开,却引来了一个煞星。 两人心思转动,许多个办法闪过,最后只剩下一个字——逃。 两人是多年的朋友,早在年轻时就联袂闯荡江湖,狼狈为奸做了不少的坏事。此刻交换了一个眼神,忽然同时的腾空而起,孙起的龙血神枪爆开一团枪花,申宏的大火球术也砸了出来,不过他们的目标都不是黑尔莫斯,而是脚下的沙土。 黄沙被巨大的力量掀起来,形成两道巨大的沙暴,将天空都遮挡的黄澄澄一片。等到沙子落下,两人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远处,是剩下两个小黑点。 黑尔莫斯其实根本一动都没动,似乎根本不介意两人的逃走。 看着远遁的两个身影,他舔了舔嘴唇,冷笑起来:“一群可笑的爬虫,看来有必要一个个猎杀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了……”

Pgµç×ÓÓÎÏ·appÏÂÔØ演员介绍

查看更多热门推荐排行榜单